沃瑞沙在中國獲批 用于治療MET基因突變肺癌患者

2021年6月23日,上海——阿斯利康與和黃醫藥共同開發的沃瑞沙(賽沃替尼,savolitinib)已在中國獲得有條件批準,用于含鉑化療后疾病進展或不耐受標準含鉑化療的、具有間質-上皮轉化因子(MET)外顯子14跳變的局部晚期或轉移性非小細胞肺癌成人患者。

此前,賽沃替尼的新藥上市申請獲中國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國家藥監局”)納入優先審評。此次獲批標志著賽沃替尼這種強效、高選擇性的口服MET酪氨酸激酶抑制劑(TKI)在全球范圍內首次通過注冊審批。

中國肺癌患者人數占到全世界肺癌患者總數的三分之一以上,而MET 14外顯子跳變在非小細胞肺癌(NSCLC)中的發生率約為2%-3%,這種突變是MET基因的一種靶向突變。1-3這種突變在肺肉瘤樣癌(PSC)中較為常見(13%-22%),PSC是一種罕見的侵襲性NSCLC亞型,對傳統化療不敏感。1,4

中國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對于賽沃替尼的批準是基于一項在中國開展的II期單臂臨床研究中取得的積極結果,入組患者為伴有此類突變的非小細胞肺癌患者,包括肺肉瘤樣癌患者。根據獨立審查評估的該臨床研究主要終點客觀緩解率(ORR)以及疾病控制率(DCR)結果顯示,賽沃替尼表現出良好和持久的抗腫瘤活性。進一步的獲批取決于在該患者群體中成功完成驗證性研究。

阿斯利康全球執行副總裁、國際業務及中國總裁王磊先生表示:“本次賽沃替尼的獲批將為MET基因突變的肺癌患者帶來更高的治療可及性和更優的生存質量。未來,阿斯利康將與和黃醫藥進一步攜手探索賽沃替尼在其他類型腫瘤中的應用,不斷拓展阿斯利康與本土企業在不同疾病領域的多管線合作。阿斯利康始終致力于與志同道合的伙伴攜手并進,為了患者的健康而不懈努力。賽沃替尼作為中國唯一獲批應用于此類患者的同類首個藥物,它的獲批體現了中國創新藥物不斷提升的研發水平,我們相信未來中國創新藥將在全球范圍內獲得更多的新藥上市申請,惠及全球患者。”

和黃醫藥首席執行官賀雋(Christian Hogg)先生表示:“今天我們非常高興地宣布賽沃替尼在全球范圍內的首個獲批,這是和黃醫藥第三款獲批的原創抗腫瘤藥物。我們與阿斯利康于2011年底簽署合作協議,中國本土生物醫藥公司和全球制藥公司合作成為了該創新靶向腫瘤藥物開發的重要推力。而此次獲批正是這一長期聯盟不懈堅持和科學獨創性的實證。這只是一個開始,我們希望在將來為MET突變的腫瘤患者帶來更多突破。”

上海交通大學附屬胸科醫院,上海市肺部腫瘤臨床醫學中心主任陸舜教授表示:“作為首個中國自主研發的MET抑制劑,我們欣喜地看到賽沃替尼在治療MET外顯子14跳躍突變的非小細胞肺癌方面展現了出色的抗腫瘤活性,同時具有良好的耐受性。相信賽沃替尼的獲批會使更多MET外顯子14跳躍突變的非小細胞肺癌患者獲益于精準的靶向治療。作為在全球范圍內的首次獲批,賽沃替尼不僅成功填補了國內MET抑制劑的空白,并且有望成為首個代表中國走向全球的肺癌靶向創新藥物。”

II期臨床研究中,中位隨訪時間為17.6個月,在所有使用賽沃替尼治療的受試者中,ORR為42.9%(95% 置信區間[CI]31.1-55.3),中位無進展生存期(PFS)為6.8個月(95%  置信區間[CI] 4.2-9.6)。PFS在各亞組中具有臨床意義,并且ORR結果與既往治療或腫瘤組織情況無關,腫瘤組織亞型包括肺肉瘤樣癌亞型患者(40.0%,95% 置信區間[CI] 21.1-61.3)和其他非小細胞肺癌亞型患者(44.4%,95%  置信區間[CI] 29.6-60.0)。整個研究人群的DCR 為 82.9%(95%  置信區間[CI] 72.0-90.8)。

賽沃替尼的安全性和耐受性特征與之前的研究結果一致,沒有發現新的安全性問題。大多數不良反應均屬于1-2級,并且可以通過調整劑量或者停用藥物得到解決。3級及以上不良事件發生率為45.7%,治療相關的嚴重不良事件發生率為24%。一例PSC患者因腫瘤溶解綜合征而死亡。

II期臨床研究中的結果已在2020年5月舉辦的2020年美國臨床腫瘤學會年會(ASCO20)線上會議上公布,并且于2021年 6月在《柳葉刀-呼吸病學》中發布。

作為與和黃醫藥共同開展的全球聯合開發項目的一部分, ORCHARD和SAVANNAH II期臨床研究正在開展中,以評估賽沃替尼與奧希替尼及其他藥物聯合療法用以解決非小細胞肺癌腫瘤耐藥機制,通過聯合用藥提供更長的獲益時間。研究還包括乳頭狀腎細胞癌、胃癌和胃食管連接部癌等其他MET驅動腫瘤的治療。

 

 

關于非小細胞肺癌(NSCLC)、肺肉瘤樣癌(PSC)和MET突變

肺癌是男性和女性癌癥死亡的主要原因,約占所有癌癥死亡人數的五分之一。2通常,肺癌分為非小細胞肺癌(NSCLC)和小細胞肺癌(SCLC),其中80%-85%為非小細胞肺癌。大部分NSCLC患者在確診時已是晚期。6

肺肉瘤樣癌(PSC)是一種罕見的NSCLC亞型,占所有惡性肺部腫瘤的0.3%-3%。6與其他NSCLC亞型相比,肺肉瘤樣癌患者預后較差,可選擇的治療方案有限。4,8-9

MET是一種受體酪氨酸激酶。10雖然MET基因突變常見于許多實體腫瘤,但MET 14外顯子14跳變多發于肺癌患者,在非小細胞肺癌患者中的發生率約為2%-3%,在肺肉瘤樣癌患者中的發生率為13%-22%。1,4,11 MET擴增或過表達是EGFR突變的轉移性非小細胞肺癌患者使用EGFR-TKI治療后獲得性耐藥的機制之一。10

 

關于NCT02897479 II期臨床研究

這項單臂、開放標簽的II期臨床研究NCT02897479評估了賽沃替尼治療接受既往療法后疾病進展或無法接受化療的伴有MET外顯子14跳躍突變的局部晚期或轉移性PSC或其他非小細胞肺癌亞型中國患者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患者基于體重使用賽沃替尼進行治療,每天口服一次(600毫克/天,對于體重小于50kg的患者劑量為400毫克/天)。患者持續接受治療直至疾病進展、患者死亡、出現無法耐受的毒性或停藥。該研究在中國多個研究中心招募了70名患者。主要終點為ORR,關鍵次要終點為PFS、DoR和安全性評估。

 

關于賽沃替尼

賽沃替尼是一種強效、高選擇性的口服MET酪氨酸激酶抑制劑,在晚期實體瘤中表現出臨床活性。它可阻斷因突變(例如外顯子14跳躍突變或其他點突變)或基因擴增而導致的MET受體酪氨酸激酶信號通路的異常激活。

目前,賽沃替尼正作為單藥療法或與其他藥物的聯合療法,開發用于治療多種腫瘤類型(包括肺癌,腎癌和胃癌)。

 

阿斯利康與和黃醫藥攜手合作

2011年,阿斯利康與和黃醫藥簽署了一項全球許可協議,旨在共同開發賽沃替尼并促進其商業化。和黃醫藥主要負責生產和供應賽沃替尼,而阿斯利康則負責實現賽沃替尼在中國乃至全球范圍內的商業化。賽沃替尼的銷售將由阿斯利康負責。

 

關于阿斯利康在肺癌領域的研究

阿斯利康正致力于通過早診早治提高肺癌患者的治愈率,同時推動相關技術不斷向前發展,以改善產生耐藥性和處于晚期情況下的患者的治療結果。通過制定新的治療目標和評估創新療法,阿斯利康致力于實現用藥患者受益最大化的目標。

公司豐富的產品組合包括領先的肺癌藥物以及下一階段的創新藥物,包括奧希替尼、吉非替尼片、度伐利尤單抗和tremelimumab;與第一三共制藥(Daiichi Sankyo)合作研發的trastuzumab deruxtecan和datopotamab deruxtecan;與和黃醫藥合作研發的賽沃替尼;同時還有一系列跨越不同作用機制的潛在新藥和組合的產品管線。

阿斯利康是Lung Ambition Alliance的創始成員,該全球性聯盟致力于加快創新步伐,并為肺癌患者提供包括治療和治療以外的具有意義的改善措施。

 

關于阿斯利康腫瘤領域的研究

阿斯利康正引領著腫瘤領域的一場革命,致力提供多元化的腫瘤治療方案,以科學探索腫瘤領域的復雜性,發現、研發并向患者提供改變生命的藥物。

阿斯利康的腫瘤業務專注于最具挑戰性的腫瘤疾病,通過持續不斷的創新,阿斯利康已經建立了領先全行業的多元化產品組合和渠道,持續推動醫療實踐變革,改變患者體驗。

阿斯利康以期重新定義癌癥治療并在未來攻克癌癥。

 

關于阿斯利康

阿斯利康(LSE/STO/Nasdaq: AZN)是一家科學至上的全球性生物制藥企業,專注于研發、生產及營銷處方類藥品,重點關注腫瘤和心血管、腎臟及代謝、呼吸及免疫三大主要疾病的生物制藥。阿斯利康全球總部位于英國劍橋,業務遍布世界100多個國家,創新藥物惠及全球數百萬患者。更多信息,請訪問www.astrazeneca.com

 

關于阿斯利康中國

自1993年進入中國以來,阿斯利康堅持科學至上,注重創新,以滿足中國不斷增長的健康需求,實現“開拓創新,造福病患,成為中國最值得信賴的醫療合作伙伴”這一宏偉愿景。阿斯利康的中國總部位于上海,并分別在北京、廣州、無錫、杭州、成都建立區域總部,在全國擁有逾18,000名員工。公司在江蘇無錫和泰州投資建有生產基地,并在無錫建立了中國物流中心。在中國,阿斯利康的業務重點主要集中在中國患者需求最迫切的治療領域,包括呼吸、心血管、代謝、腫瘤、消化、腎臟疾病。2017年,中國健康物聯網創新中心在無錫落地,旨在探索創新的健康物聯網診療一體化全病程管理解決方案。同年,阿斯利康與國投創新合資成立迪哲(江蘇)醫藥有限公司,以加快本土新藥研發步伐。2019年,阿斯利康宣布與無錫合作共建無錫國際生命科學創新園,匯聚全球智慧,造福中國患者。同年,阿斯利康宣布在上海設立全球研發中國中心,并成立全球醫療產業基金。2020年,阿斯利康宣布支持“互聯網醫院”項目。

 

 

聲明

本文涉及研究中的藥品用法尚未在中國獲批適應癥,阿斯利康不推薦任何未被批準的藥品使用。

 

 

參考文獻

1. Vuong HG, et al. Clinicopathological implications of MET exon 14 mutations in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Lung Cancer 2018; 123: 76–82.

2.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International Agency for Research on Cancer. Lung Fact Sheet. Available at https://gco.iarc.fr/today/data/factsheets/cancers/15-Lung-fact-sheet.pdf. Accessed June 2021.

3.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International Agency for Research on Cancer. Globocan China Fact Sheet 2020. Available at http://gco.iarc.fr/today/data/factsheets/populations/160-china-fact-sheets.pdf. Accessed June 2021.

4. Liu X, et al. Next-generation sequencing of pulmonary sarcomatoid carcinoma reveals high frequency of actionable MET gene mutations. J Clin Oncol 2016; 34: 794–802.

5. LUNGevity Foundation. Types of Lung Cancer. Available at https://lungevity.org/for-patients-caregivers/lung-cancer-101/types-of-lung-cancer. Accessed May 2021.

6. Cagle P, et al. Lung Cancer Biomarkers: Present Status and Future Developments. Archives Pathology Lab Med. 2013;137:1191-1198.

7. Baldovini C, et al. Approaches to tumor classification in pulmonary sarcomatoid carcinoma. Lung Cancer (Auckl) 2019; 10: 131–49.

8. Maneenil K, et al. Sarcomatoid carcinoma of the lung: the Mayo Clinic experience in 127 patients. Clin Lung Cancer 2018; 19: e323–e33.

9. Martin LW, et al. Sarcomatoid carcinoma of the lung: a predictor of poor prognosis. Ann Thorac Surg 2007; 84: 973–80.

10. Organ SL, et al. An overview of the c-MET signaling pathway. Ther Adv Med Oncol 2011; 3(1Suppl): S7–S19.

11. Salgia R, et al. The promise of selective MET inhibitors in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with MET exon 14 skipping. Cancer Treat Rev 2020; 87:102022